长新冠症状“脑雾”可能有了治疗方案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八名患有长新冠的患者在服用耶鲁大学研究人员配制的药物组合后,他们的“脑雾”症状得到缓解。这种组合包括胍法辛(guanfacine)和一种名为N-乙酰半胱氨酸(NAC)的抗氧化剂。

这两种药物已经获得了FDA的批准,并且可以安全用于治疗多动症、脑外伤(TBI)、杜雷氏综合征和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它们没有严重的副作用,几乎所有人都能很好地耐受。

目前胍法辛和NAC已在一小群长新冠患者身上进行了测试,其中大多数是女性,而且初步结果非常令人期待。为了确认药物组合是否能够改善脑雾,需要进行更广泛的临床试验,同时还要配备安慰剂控制组。考虑到新冠肺炎的严重性和广泛性,研究人员认为,临床医生应当考虑为患者开出胍法辛的处方。在美国,NAC可以在非处方药店购买。

“如果病人有一位能够阅读我们的论文的医生,我们希望他们能够立即获得帮助”,神经科学家Amy Arnsten说。她和她的同事们认为该药物组合可能会立即对数百万绝望的病人提供有用的帮助。

目前,临床医生普遍认为胍法辛可以用于治疗前额叶皮层的其他疾病,因此开出这种超出说明书用量的药物。它是一种非兴奋剂药物,被认为可以增强大脑中与高阶处理有关的部分的活动,改善注意力,并减少多动性。

许多患有长新冠或CFS/ME症状的患者,都表现出脑雾症状,这种症状会导致他们思维减速、记忆丧失、注意力不集中,或感到困惑,而这种消极的影响,会使他们难以维持每日的健康生活、维系人际关系,或继续工作。自2020年以来,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因症状离开了工作岗位。而医生们也几乎无能为力地帮助他们重新拥有他们的生活。

针对患有新冠肺炎的长期患者,神经学家Arman Fesharaki-Zadeh有一种紧迫感,要把相关信息传播出去。他表示:“你不必等待参与研究性试验,可以问问您的医生,一些药物价格实惠,而且普遍可获得。”

在考虑到新冠病毒对人体的炎症性影响之后,Fesharaki-Zadeh首先决定尝试药物组合以缓解患者的症状。他的第一个长新冠患者于2020年6月来到他这里,抱怨严重的脑雾,但当时和现在一样,这种普遍症状尚无批准的治疗方法。因此,Fesharaki-Zadeh跳出了思维定式,他把新冠病毒看成是头部遭受的重击,只不过在这种情况下,病毒是从内部造成伤害的。为此,他先使用NAC,一种常用于脑损伤患者的抗炎剂,并加入胍法辛,这种药物可以抗击脑部炎症,似乎与NAC可以协同发挥作用。患者很快开始报告精力和记忆有所改善。脑雾持续消散。

研究人员在耶鲁大学对十二名长期患有新冠病毒的患者进行了药物组合的测试。参与者每天服用600毫克的NAC,晚间服用1毫克的胍法辛,一个月之后,胍法辛的剂量增加到2毫克。

全部完成实验的八名参与者均报告记忆力、组织能力及多任务能力有了显著改善。有些人完全摆脱了脑雾状态,另外一些人则表示他们已恢复了自我意识。

研究中有两名患者因血压过低及/或头晕而不得不退出试验,但没有患者接受安慰剂。一位护士因工作需要休假,每天服用NAC和胍法辛,她的工作记忆、执行功能和认知处理速度均有显著改善,但不幸的是,药物引发了低血压反应,因此必须暂停服用。停止服药后,护士的专注力和智力立即受到影响,但当决定再次开始服药时,脑部感觉恢复正常,研究人员表示,一年来,她一直耐受药物治疗,没有再次出现低血压反应。尽管如此,该研究仍被认为具有启发性。

Arnsten表示,本研究并非实施安慰剂对照实验,但像这样的轶事让人更有信心,这种缓解实际上是由药物产生的,而不是安慰剂效应。耶鲁大学的团队希望他们的案例研究能够引发进一步的临床研究。这项研究已经发表在《神经免疫学报告》上。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健康

从单一男性的细胞分化出XX和XY型体细胞,证实胚胎的性别差异发育始于基因而非激素

2022-12-24 23:25:47

童话

狼和七只小山羊

2022-11-29 16:41:56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