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喜欢挤压可爱的东西?

对一些人来说,它是可爱的小狗小猫;对其他人来说,是胖嘟嘟的娃娃脸。但是当我们面对如此可笑的可爱的东西时,我们情不自禁。我们有一种奇怪的、咄咄逼人的冲动,想要挤压它。

研究人员丽贝卡•戴尔在接受《生活科学》采访时说:“我们认为这是一种高度积极的情绪、一种接近目标的倾向,而且几乎是一种失控的感觉。”“你知道,你无法忍受,无法处理,诸如此类的事情。”

戴尔现在是科尔盖特大学(Colgate University)的客座心理学助理教授。她在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读研究生时,对她所说的“可爱的攻击性”很感兴趣。她和另一名学生正在讨论当你在网上看到一个可爱的形象时,你经常会想要将它剔除。实际上,你应该想要溺爱并照顾它。

所以,戴尔决定弄清楚这种可爱的愤怒是否真的存在。她和她的同事招募了100多名研究参与者,让他们看可爱、有趣和中性的动物。可爱的动物可能是毛茸茸的小猫或小狗,而有趣的动物可能是一只把头伸出车窗,耳朵和下巴在风中拍打的狗。一个中性的形象可能是一个年长的动物有一个严肃的表情。

参与者根据每张照片的可爱程度或滑稽程度,以及每张照片让他们想要失去控制的程度,对每张照片进行评分。是让他们说,“我应付不了”,还是让他们看到东西时想要捏东西?

戴尔和她的同事们发现,动物越可爱,被试就越想挤压东西。

可爱和汽泡纸

为了确保这些口头上的评论能够转化为真实的感受,研究人员让实验对象观看可爱、有趣或中性动物的幻灯片,同时给他们一卷汽泡纸。那些观看可爱动物的人平均挤破120个泡泡,而观看普通动物的人平均挤破100个泡泡,而观看有趣动物的人平均挤破80个泡泡。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爆裂声模仿了挤压的冲动。

戴尔的研究发表在《心理科学》(Psychological Science)杂志上,但并没有得出我们为什么要挤压可爱的东西的结论。可能是因为我们不喜欢这个生物(毕竟这只是一张照片),所以我们很沮丧,想要把它弄脏,也可能是我们太过努力不去伤害它以至于我们几乎要伤害它。(就像一个孩子抱起一只猫,把它挤得太紧。)

一项新的研究通过试图确定一个人的大脑活动是否反映了他们想要挤压一些可爱东西的冲动来解决戴尔的问题。加州大学河滨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Riverside)特殊教育助理教授凯瑟琳·斯塔夫罗普洛斯(Katherine Stavropoulos)对戴尔在耶鲁大学的研究进行了评估,并假设一个人对可爱的攻击性的大脑活动与大脑的奖励系统有关。

Stavropoulos进行了一项类似的测试,向人们展示各种可爱的婴儿和动物的图像,同时让他们戴上装有电极的帽子。她的团队测量了参与者在看照片之前、期间和之后的大脑活动。斯塔夫罗普洛斯说:“人们对可爱动物的攻击性评价与大脑中对可爱动物的奖励反应之间存在着很强的相关性。”“这是一个令人兴奋的发现,因为它证实了我们最初的假设,即奖励系统与人们的可爱攻击性体验有关。”

研究报告撰写人之一、现就职于克莱姆森大学的奥利亚纳•阿拉贡在接受《国家地理》杂志采访时说,对一些人来说,经历强烈的情绪之后,紧接着是“一种人们认为是相反情绪的表达”。

“所以你(可能)会高兴得流泪,紧张地大笑,或者想要挤压一些你认为可爱得无法忍受的东西。”——即使它是一只可爱的小动物或孩子,你通常也会想要拥抱或保护它。

极端的情绪会压倒我们,我们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们处理高积极情绪的方式可能是给它一个负面的基调。”Dyer告诉Live Science,“这是一种调节,保持我们的水平,释放那种能量。”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