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拟游戏:重启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模拟游戏:重启

文/大伟
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夜黑了,闵辉文抬起头看了下屋内的挂钟,发现已经是深夜两点了。
“时间怎么过的这么快?”闵辉文自言自语道,这时候感觉肚子有点饿了,就将正在玩的游戏存档,起身向客厅走去。
闵辉文在国内一家IT公司做程序员,也就是人称的码农。同大多数的码农一样,闵辉文也是个比较宅的技术宅男,平日里除了上班之外,下班后就回自己宿舍,唯一的主要兴趣,就是打游戏。好在头发还没有秃顶。
闵辉文最近迷上了一款游戏,名字叫《模拟游戏》。这不,今天从下午开始,他已经连续玩了近10个小时了,要不是饿的肚皮咕咕叫,估计这会他还继续沉迷于游戏中。
闵辉文从冰箱里翻出几块面包,自己泡了杯热咖啡,又继续回到了电脑跟前。
“索性今晚就玩个通宵吧!”想到这里,他又继续回到了游戏中。
“你好!”游戏中迎面走来一人,同他打着招呼。
闵辉文没理对方,又继续朝前走。
“闵辉文!
听到对方喊自己的名字,闵辉文有点迷惑,。
“这人怎么会知道自己的真实姓名呢?我在游戏中用的都是虚拟的网名啊”,他扭过头,看着游戏中刚才喊自己名字的那人。
只见那人跳跃了下,向前走到自己跟前,
“你好!闵辉文!”说话间便伸出了自己的手,
闵辉文迟疑了下,也伸手握了下对方的手,
那人见状,微笑着回答闵辉文,
“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知道你的真名?
闵辉文点了点头。
“其实我不但知道你的名字,我还知道你的很多。”那人看着闵辉文,继续说,
“可以毫不夸张地讲,我知道几乎你的一切。
闵辉文愈发奇怪了,
“你到底是谁?
那人回答说,
“我是谁不重要,因为我并不存在。
闵辉文冷笑了声,
“我当然知道你不存在,不光是你,我们都只是这个游戏里的角色而已。
那人解释说,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其实并不存在于你们的这个维度。
“纬度?”闵辉文听到这个奇怪的词,不由觉得更加奇怪。
“这样说吧,我是存在于另外一个比你们更高维度的文明之中,在我们的高维度文明中,我可以看到你,而你却永远看不到我。就像你可以看到这个游戏里的人物,但游戏中的人物永远也看不到你。我这样说,你能理解吗?
闵辉文回应说,
“你就不要再开玩笑了,说吧,你到底是我认识的哪位朋友或熟人?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那人说罢又继续道,
“我不但知道你的一切,还可以影响你所在维度文明”。
“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证明给你看下。比如嗯,我可以掀起一场灾难,哦,这个似乎有点太残忍了,嗯嗯,那就在你的维度,哦,你们称之为人类世界中随机放一把火,哈哈哈哈”
“这么说你还有改变自然环境的超能力了?”闵辉文不无讥讽地看着对方,也哈哈笑起来,
“别逗了!不就是用外挂嘛,你再不跟我讲出你的真实姓名,我就关电脑啦!
“待会你们的网络上就会有相关新闻报道了”。
那人说完便消失了,就像刚才来时那么突然。
闵辉文顿感莫名其妙,心想,“妈蛋,好端端的游戏就是被这帮用外挂的人搞臭了!真是扫兴!
说罢将游戏存盘退出,准备回床上休息。
躺在床上,可能是还沉浸在先前的游戏兴奋中,闵辉文左右睡不着觉,无聊之中,他又突然想起来刚才那个疑似“外挂”的人,但直觉又觉得那人不像作弊用“外挂”,于是他打开手机,一条国际新闻头条映入他的眼中:
“当地时间10月23日深夜,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出现森林大火。
“不会这么巧吧?”闵辉文吃惊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闵辉文起身回到了桌子前,刚打开电脑进入游戏,就见有人跟他热情招呼,
“来啦!
闵辉文看了下,原来就是刚才那人。
“你怎么知道我上线了?”闵辉文反问对方。
那人笑了下,
“你难道忘记了?刚才之前跟你讲过,我可以看到你啊。”随后看到闵辉文仍有怀疑,
“如果你还不相信,我们可以做个游戏”。
“什么游戏?”闵辉文好奇问。
“你可以随意写些什么,我都能知道你写的内容”,那人一脸诡异的笑。
闵辉文半信半疑,但还是拿了张纸,在上边写了些内容,随后扬起头,刚想开口,就听见那人说,
“helloworld”
闵辉文听到后,不由大吃一惊,因为这句话不是别的,正是他写在纸上的内容,也是他刚开始学习编程时写的第一个程式的内容。
“这,这,”闵辉文有点不能相信,说话也语无伦次。
“这下你应该相信我所说的话了吧?”那人说完,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一副悠然自信样子。
“如果你真的是来自另外一个高度文明,那我想问下,我能去到你们那个文明吗?”闵辉文想起之前一部流行科幻小说,于是期盼地问对方。
“不可以!”那人斩钉截铁地回答,“你只是我游戏中的虚拟数字而已,在现实中根本不存在”。
“啊?不存在?”闵辉文吃了一惊,
“你是说我并不存在?你所指的是我们整个人类吗?
“是的,”那人说到,“你所见到的万物,都只是我们游戏中的各种角色,包括你们人类”。
“啊?”听到这里,闵辉文愈发感到害怕,“你是说我们都是虚幻,实际上并不存在?
那人冷冷地回答,
“你以为你是在玩游戏?其实你也只是我游戏中的虚拟而已。
说到这里,那人似乎看出了闵辉文的疑惑,
“先前我讲过了,我其实并不存在你的世界,我现在只是通过你参与的游戏中的角色来跟你聊天而已”。
闵辉文听到这里,全身都似乎像泄了气的皮球,一点精神也打不起来。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连自己都只是游戏中的虚拟,他以为自己在玩着游戏,但没想到,自己也只是别人游戏中的一个角色而已。
“真相真是太残酷了!”闵辉文几乎快绝望了。
“其实你也不用太失望!”那人说道,
“等过一会,现在所有发生的一切都将成为泡影,就像我跟你讲的,你只是我游戏中的虚拟而已,而在刚才之前,我已经将游戏存盘了,等到我们的聊天结束后,我会重新开启存盘游戏,所有之前未存盘的信息都将消失的无影无踪,你的记忆里只是停留在我存盘前的阶段而已”。
听完那人这样讲,闵辉文突然想到一首歌里唱到,
“不管未来会怎么样,至少我们现在可以让自己过的开心点。
想到这里,他不由振作起来,想起之前一位科学家说过,
“如果你的速度超过光速,那么你就可以看到物体之前的状态,如果真是那样,那岂不是真的可以穿越回到过去?
闵辉文刚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那人便告诉他,
“你们人类总是自作聪明,以为可以穿越回到过去,但事实这是毫无可能。你们只是游戏中的虚拟,一切都是往前发展,这是游戏规则。既然只能向前发展,又怎么可能回到过去呢?穿越只是你们自己想出来的虚幻而已。
“你们生活在我们模拟的文明世界中,就是这个游戏,从一开始,一切都被设定了初始值,包括你们每个人,然后不断的文明进化,从史前时代开始,一直到太空时代结束,这就是文明衍生的全部时代。游戏里的一切都是被设定,不能越界出游戏的空间,这就是解释刚才你问的问题,为什么你不能来到我们这个文明,因为一你不存在,二是人物都是游戏事先设定的,无法越界”。
“既然无法越界,那是否说明我们所处的这个宇宙空间是无限的呢?”闵辉文问。
“这个问题问的好!”那人赞许道,
“其实这个问题,说对也对,也不对也对。你们所处的空间称之为宇宙,对吧?在你们的认知里,认为宇宙是无限的,这个可以认为是对的,因为在这个游戏中,以你们有限的文明时代里,你们探索的速度,永远赶不及我们给予你们设定的临界值,简单说,就是你们探索的越广,我们的系统会自动提前扩充到比你们探索的更广空间值”。
“有没可能突然突破临界值?”闵辉文插了一句。
“这个,理论上是有的,但几乎无可能”,那人迟疑了下,
“嗯,如果真的在短期内突破了系统临界值,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系统崩溃,所有一切都消失,这盘游戏就彻底结束了”,那人说到这里,又补充说,
“这种情况应该极少的,那应该是个bug,至少我还从来没遇到过。系统发展到最后,只有两种情况下会自动结束,一种是所有文明都迭代完成,游戏自然就结束,另一种就是文明发展到最后,所有的资源都枯竭了,没有资源可用自然游戏也就结束”。
说到这里,那人看了一眼闵辉文,
“这会我心情不错,你可以多问些问题,待到过会我重新开启,一切又恢复到游戏存盘之前的状态,这期间游戏中的记录将会被丢失,也包括你我之间的聊天记录”。
“你刚才说,我们一开始就被设定了初始值,既然是那样,那有没可能帮我增加财富值?”闵辉文试探地问对方。
那人皱了下眉头,
“你说的是作弊码吧?想要快速增加财富值,权利等,用作弊码是一种最简单和快速的办法了,”那人顿了顿,摊开两只手,做了个无奈的动作,
“可惜我没有作弊码,网上估计有,但我懒得去搜索,因为我觉得如果玩游戏用作弊码,那就失去了游戏的乐趣”。
闵辉文听到对方这样回答,一副很失望的样子。
“文明在发展的过程中,虽然我们事先设定了初始值和一定的参数,但仍然不可避免地会发生一些不可预测,甚至可能会影响到文明发展的事物或事件,导致游戏可能提前结束”,那人讲到这里,前额紧缩,坚定地继续说,
“这个时候系统就会随机出现一些事件,比如灾害,以便让文明能够正常衍生下去。
“你说的灾害,是不是就是导致如恐龙灭绝的那种?”闵辉文忍不住插话问。
“恐龙的发展速度超过了系统的预期,也进而限制了你们人类诞生和文明的发展,如果一直任由恐龙继续发展,你们人类就永远没有机会了”,那人意味深长地看了眼闵辉文。
“那历史上一些大的比如人类内部战争,也是否有你们的幕后参与?”闵辉文问。
“我先前讲过了,有两种情况下会导致游戏结束,其中之一就是资源的枯竭,人类发展的速度太快,人口膨胀也很快,如果不出面制止,很有可能在当前的文明资源就枯竭用尽,那样就不会再进阶到下一个文明,也就是我们说的升级,为避免这种情况发生,系统会随机制造些摩擦事件,挑起你们人类之间的战争,从而避免资源的短期内被过快消耗。
“那,我想再问下你,我们人类从何而来?又最终往何处去?
“其实人类从诞生到发展到现在,所有的都是可见的,但却每次都不一定相同。按你们人类的时间纪元,你们近百年来的发展速度,已经远超过过去上千万年的总和,而这样的发展之快,也确实超出了我的预期”。
“死亡,是每一个文明的最终归途。”那人说完,头也不回地就远逝了。
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夜黑了,闵辉文抬起头看了下屋内的挂钟,发现已经是深夜两点了。
“时间怎么过的这么快?”闵辉文自言自语道,这时候感觉肚子有点饿了,于是他关掉了电脑,起身向客厅走去。
 

模拟游戏:重启

人已赞赏
文字

病房见闻

2019-12-29 7:12:00

文字

直播谁的世界,偷窥谁的活法儿

2019-12-30 7:20: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