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蔡澜

没有想到,东京的闹市里,还有一个那么宁静的地方。

走进旧木门,是个小庭院,耐寒的松树苍绿,微雪飘下,以为是花瓣。

矮小的老太太搓着双手出来相迎。啊,现在的人长得真高,她说,战前的那一辈子从来没有见过。

走廊擦得发亮,反映着我们牵着的手。走进卧室,榻榻米上已经铺好缅厚的被垫。床单雪白,浆得发硬,一切都是那么干净和舒服。

老太太说声对不起,推开扉门跪着爬进,手上的漆盘中有一壶热茶和几个橘子。吃吧,她又说,这是我们院子里种的,很甜。

将浴缸的热水放满后退出,还祝我们有一个欢乐的时间。

炭炉中“嗞嗞”的焰声传来。榻榻米发出枯草味。洗澡后穿上浴衣,麻料与我们的裸身摩擦。脸上的微红,是火的反映,还是欲的烘亮。

终于到了非分手不可的时间。经过院子,雪已停,老太太在我们的身后用两块小石互敲,祝福我们心想事成。不知是否已灵验,一点也没有罪恶的感觉,即使是一段婚外情。

人已赞赏
文字

老舍先生

2020-1-23 7:44:00

文字

我所喜爱的女人

2020-1-25 7:54: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