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儿的爱情生活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我是只老鼠,雄性,三岁啦,在我们那片也算是太叔公级人物,倍受楼上楼下所有耗子们的拥戴。但是我不快乐,因为我是只有知识的老鼠,与那些文盲鼠辈没有共同语言,这就决定了我的痛苦没人理解。孤独的老鼠总是更加孤独,特别是夜深人静时。
我住环星路6-15号,是五楼。我的室友是个英俊的小伙子,叫陆陆,洒脱的一塌糊涂,简直就是人类的精英。他每天都笑嘻嘻的,哪怕只有他一人的时候。我总也想不明白他快乐的原因,但不要紧,只要他快乐我就快乐。我常为自己的这种念头惊慌,难道我爱上他啦?可我们都是雄性耶!虽然如此,但我还是忍不住每天偷看他洗澡。
陆陆是个有洁癖的男人,每天要洗两次澡,梳子从不离后裤袋,所以整个人看起来总那麽的精神。我喜欢他朝气蓬勃的样子,特别是他赤裸着健壮的身体在镜子前梳头时的眼神,简直让人迷醉。有几回我都要忍不住冲出去拥抱他,可还没来得及跳出来他就转身伏在地板上写东西,而且一写就是大半夜,连我这只耗子都想睡了他还两眼放光。于是我就躲在角落里看他了。越看越爱呀!
可不如意的事总是会发生,有一天陆陆带个女朋友回来,妖艳的不成样子。出于友好我跑过去打招呼,结果那女的尖叫一声窜到了衣柜顶上,动作之敏捷比我见过的任何一只猫都要快。在我一愣神时陆陆举起椅子砸来,我逃回窝里大哭一场,他怎麽能这样对我!真是伤透了我的心呀!
那之后陆陆买了一堆鼠夹鼠药搁在房间里,都是些过时的小把戏,我没放在心上。结果第二天陆陆就给鼠夹夹着了脚指头,痛的倒在床上大叫,我都跟着心疼。
我原以为女人会让陆陆放弃他从前的生活方式,但是我错了,真正改变陆陆的互联网,一张看不见的蜘蛛网,它比女人都有魅力,让陆陆神不守舍,使我跟陆陆的女朋友吃醋吃到鱼尾纹起了一大堆。这得做多少回面膜才能消啊!可陆陆对女朋友的忠告不理不彩,最终气跑了我的情敌。可我知道真正的威胁互联网仍在,革命尚未成功,还需努力。因此我决定要打败它。
然而互联网是无法挫败的,它太强大喽!我只能看着陆陆笑嘻嘻的坐在电脑前对着屏幕聊啊聊啊聊的,再就是把他的文章往网站上贴,神情专注好像很神圣的样子。陆陆乐此不彼的上着网,再也不理会我了。这比他打我都伤我的心呀!
有一天出门闲逛时发现楼下女房客‘雅雅’家也有电脑,也在家里上网,也跟陆陆的表情相同,嘻嘻的傻笑。我站在窗?后想∶“不如上网去勾引陆陆?”这想法太完美啦!用着不怕陆陆见了我就打喽!
可雅雅总在家怎麽办?这难不倒我,我是只有知识的耗子,有的是办法。略加思考后我假冒交警给雅雅打电话,告诉她说她老爸在外地出了车祸,叫她去收尸。结果雅雅立即向单位请假傻兮兮的鼻涕冒泡的走了,晚上我就正式进驻,开始我的计划。
我是只有知识的耗子,打字对我还说是小儿科,一分钟九十几字也算可以,网上那些花招也没难度。只是如何吸引陆陆的注意倒是要好好想想,于是我给自己起了个不失本色的网名∶耗儿。想像着自己是个可爱的小女生,轻轻的依偎在陆陆的怀抱里。
陆陆果然注意到我,这使我热血奔腾,眼泪汪汪,终于等到这一天啦!
陆陆问我是男是女,我犹豫了一下,告诉他我是百分之百的雄性。送出后我就后悔了,因为陆陆失望的说∶“如果你是个美媚该多好呀!”陆陆虽然失望,但我们还是聊的非常开心。
不眠的一夜啊!
第二天雅雅怒气冲冲的回来了,在屋里大骂给她打电话的人,我心安理得的在新窝里睡觉,我又不是人,让她骂!
天黑的时候有男人把雅雅接走了,这可方便了我,于是上网,陆陆已等了很久。我们聊的欢,想互讲了一堆黄色笑话,挑逗的聊天室里一片淫声浪语,大家都跟着起哄。很快就十二点了,我听见雅雅上楼的脚步声,于是说了句∶“by┅”就下线了。刚好在雅雅进门的那一瞬间跃进窝。
雅雅一夜都在笑,甜甜的微笑,羞涩的大笑,笑的我都觉得她是不是神经出了毛病。可我也一样兴奋的睡不着,于是爬上楼顶看星星,直到黎明到来才回窝躺下。“今夜梦里有你,快乐无边也无际!”我唱着歌啃着后生们贡献的鸡腿,美美的睡去。我得养足精神,这样才能在夜里文思如涌,讨陆陆的欢心。
天很快就又黑了,雅雅又要跟男人跑。我听那男的说∶“今晚就住我那吧,来回的跑,你不累吗?”我上窜下跳的叫∶“去吧!去吧!”谁知雅雅见了我却尖叫一声就地栽倒,摆了个很标准的大字,那男的操起椅子就砸。
我这个冤,男人怎麽都这样?有话就不能好好说吗?
不管怎样雅雅是跟男人走了,我整理毛皮,窜上键盘,开始上网。
陆陆竟在等我!我感动的直冒泡泡,于是说了一堆肉麻的可以的情话,酸的我那结实的鼠牙都松动了。陆陆在网络那端连发‘I┅’我听见楼上传来陆陆的叫喊,像是发情的母耗子。这一回直聊到早上八点,我都睁不开眼了才拥抱吻别。当然是在网上虚拟的爱昵动作。
第二天雅雅也买了堆鼠夹摆的到处都是,连梳妆台上都有。我冷笑着蹲在衣柜顶上俯视雅雅,“这丫头片子肯定得夹着手指。”果不出我所料,雅雅卸完妆敷面膜时夹着了手指。当雅雅从医院回来后收拾了几件随身衣物就跟男人走了,这可乐坏了我。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哟┅┅”
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唱歌了,还都是情歌,看三楼小公耗子的眼神都不对了,就连对面楼的那只白猫见了我都呕吐不止,最要命的是到了发情期我想要的不是母耗子而公的。我成同性恋了,这怎麽好?
但只要一上网我就整个变了只耗子,可爱妩媚中带着狡黠,只要陆陆说一句话叫我死都愿意。这可怎麽好?
我矛盾烦躁不安,但看不到陆陆的依妹儿更烦躁,跟楼下那只总是失恋的公耗子聊聊一德行,这可怎麽好?看来问题严重了。
这一晚上网时陆陆突然说想见面,说七月六日上午十点在辽大门口等我,不见不散。
我下线后这个哭哟,如黄河之水天上来,涛涛不绝。正哭着呢眼前突然金光一片,我朦胧着眼望去,一只漂亮的闪着光的母耗子站在我面前,她还长着短小透明的翅膀。一看就知道是只仙鼠。
“我可爱的耗子呀,你为什麽哭泣?”
仙鼠问,并轻轻的抚摸我的毛皮。
“亲爱的仙鼠,我爱上了一个男人,可我也是雄性啊!您说我该怎麽办?”
“这个容易,我把你变成女人就是了,但你永远都不能再变回从前,你愿意吗?”
“我愿意!我愿意!”
于是仙鼠念动咒语∶“咪咪嘛呢轰!”我只觉得身体一涨,整个箱子便压在了我赤裸的身上。原来我是在窝里变的身。
我做女人喽!我兴奋的难以言喻,恨不能立即跑上楼去敲开陆陆的门投进他的怀抱。但我忍住没去,明天就是七月六日,在天亮之前我得学会人类女人的那套,描描眉画画眼涂涂唇什麽的,于了一半才想起仙鼠来,再找时已不见踪影,有点失落,但更多的是喜悦。
女人化妆看多了,总觉得没什麽难度,但真正做起来才发觉不是那麽回事,怎麽也化不好。于是描了又描,直到把雅雅的化妆品都用完了也还是不满意。天已大亮,都快九点了,忙去洗澡,把身上的耗子味都洗干净,又重新上妆,淡淡的若有若无,照镜子看,妩媚的很,女人味十足,像天生的一样。再看时间,九点五十了,匆匆忙忙的上路。
辽大就在楼下一百米处,我到时还有六七分钟,陆陆竟还没来。
辽大的男生在我身边走过无不吹流氓哨,有两个还撞掉了门牙。女生则无不妒忌的两眼通红,看来我还真是个美人胚子耶!
十点五分,陆陆终于来了。他在我身边站定,东张西望。我心跳个不停,手都不知道该怎麽放了,只管盯着他看。
陆陆不停的看手表,有一点焦急。我鼓足勇气向他走近一步,于是他后退一步;我再进一步,他又退了一步;我进两步,他退两步;我进三步,于是陆陆急了,大叫∶“小姐!你想干什麽?”
“我是耗儿。”
我温柔的说,陆陆睁大了眼睛盯着我,一副难以至信的样子。
“你就是耗儿?”
“是的,我就是!我发现我已经深深的爱上了你,咱们立即开始这段感情吧!”
“可是┅┅”
陆陆停顿下来,挡住我拥抱他,难以启齿的神情溢于言表。他说∶“可是,我是个同性恋呀!”
于是我立即听到自己尖叫一声,吐血三升,倒地身亡。
于是我浪漫的爱情生活宣告结束。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幽默

一言丢官的故事

2022-11-29 17:04:14

幽默

看彗星

2022-11-29 17:04:16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