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悲伤留给自己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陈艳涛

《红楼梦》第七十八回里,得知晴雯死讯时,宝玉虽“一心凄楚”,却还能想到为晴雯在“芙蓉前一祭”,写一篇“洒泪泣血,一字一咽,一句一啼”的长文,“用晴雯素日所喜之冰鲛縠一幅,楷字写成,名曰《芙蓉女儿诔》,前序后歌”,可谓做足了形式感。他为晴雯写下的长文言辞华丽,但总让人觉得跟晴雯没多大关系,看起来陌生而做作。

整部《红楼梦》里,这是宝玉写过的唯一一篇祭文。等宝玉最爱的黛玉离世时,脂砚斋批文说,宝玉并没有写任何祭文。

在真正的悲伤时刻也许反而说不出什么,也写不出什么。生离死别的伤痛,只能留给熬过漫漫长夜的自己,没有人能够真正理解,这是人生中的一种无奈和孤独。就像陶渊明《拟挽歌辞三首》中的诗句:“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悲痛也是一种个人的秘密,说出来固然可以解压,但最好留给信任的亲朋挚友,留给静夜,留给岁月。面对至亲至爱者的死亡,最好的方式,是把最痛彻的想念,化为对生命最真实的敬畏和最热烈的拥抱,代替逝去的人,努力好好活着。

就像电影《泰坦尼克号》里,杰克用他的死换来罗丝的生。在影片结尾处,老年罗丝回忆她这一生时,平静地说她结了几次婚,也爱过几个人,生了几个孩子,行走过世界上许多地方,她的一生充实而有价值。她不是不爱已逝去的杰克,只是她用珍惜生命和努力延展生活可能性的方式,來表达她珍爱杰克以生命换来的她的人生。

(朵 朵摘自《小康》2021年第24期,〔英〕罗斯金·史必尔图)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文字

耗神与传神

2022-11-21 11:06:46

文字

暗物质

2022-11-21 11:08:0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