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 “塑料友谊”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青丝

国外有人创作了一幅画:在宽阔无边的海洋中间,无数身着职业装的男女,脚下只有一小块仅能立足的陆地,但他们彼此互不相连。这幅画是职场中人际关系的一种隐喻,即梭罗所说的“廉价社交”。从表面上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紧密,但实际上,每个人都是一座贫瘠的孤岛。

职场情谊是人际关系中最复杂也最奇妙的一种形式。因为大家既无法回避这种关系,又不能自己挑选要交往的朋友。在这种充分竞争的开放环境中凝聚友谊,犹如搭建一座纸牌屋。然而就像斯坦福大学教授珍妮·奥德尔在《如何无所事事》一书中所说,现代人生活在崇尚交际和持续联系的文化里,不合群的人会被看成失败者或情商较低的人。于是,像“永不凋谢的塑料花”般的“塑料友谊”,便有助于人们包容彼此在现实中的差异性。

职场学在当今是一门显学,在书店的显眼处,总是摆放着各种关于职场生存法则的热门书籍,它们用无数成功或失败的事例,总结经验教训,教导人们如何维持“塑料友谊”,作为职场社交模式下的最低消费。网络平台上的各种短视频里,主播们也是声情并茂地诵读着那些带有浓浓市井智慧的箴言妙语,倡导不必苛求事事完美,也能成为极其出色的职场人。

不过,如果以为用同一个剧本,便能引领所有人入戏,那无疑将职场想得太容易了。不同的人投身职场,就像下飞行棋时抛骰子,被抛掷到一个不受自己操控的棋盘当中,不论本人如何努力,總会遇到一些同理心匮乏的反面角色。北宋时,刘攽拿初入职场的同僚蔡确开涮,当着众人的面给他起外号“倒悬蛤蜊”。蔡确是福建人,闽地称蛤蜊为“壳菜”,反过来读与“蔡确”谐音。蔡确内心衔恨,但作为小字辈又不敢出声抗争,直到多年后做了宰相才向对方展开报复。

有心理学家发现,华尔街的金融领袖在心理变态指数上得分很高,同时情商又低于平均水平线。也就是说,很多心肠并不慈善的人,在职场中反而更容易跻身高位。

清末,袁世凯与张謇同在淮军名将吴长庆麾下任职。张謇比袁世凯大6岁,又是状元出身,袁世凯与其见面总是自称学生,尊张謇为夫子。后来,袁世凯做了山东巡抚,改称张謇为先生,自称后学。当他更进一步做了直隶总督时,开始称张謇为仁兄,自称愚弟。

张謇受不了这种“塑料友谊”,写信讥讽袁世凯,大意是:足下每次升官,我的地位便随之下降,以后你若再升一级,便不知要如何称呼我。对那些精于权谋的职场驭人者,想要维持“塑料友谊”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你的存在,不过是别人用来实现目标的垫脚石。

梭罗很早就提出,当人们生活得太拥堵时,就无法明白彼此的价值。“塑料友谊”或许就是现代人在激烈的职场竞争中所必须承受的代价,因为没有人能够承受太多的真实。

(摘自《中国新闻周刊》2021年第41期)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哲理

不曾远游的母亲

2022-11-21 10:39:14

哲理

夜读感悟|人,一定要懂得拐个弯。

2022-11-25 17:21:2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